峡山区作家协会
欢迎来到峡山区作家协会!现在是:
  • 联系人:曹成
  • Q  Q:3098089168
  • 手 机:13853654037
  • Email:xsqzjxh@163.com
  • 地 址:潍坊市峡山区(潍坊实验中学院内)
你现在的位置 : 峡山区作家协会 - 资讯中心
栽竹记事(散文)——白龙刚
发布时间:2016年05月31日 22:08 阅读: ()次   信息来源:峡山区作家协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栽竹记事      文/白龙刚

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

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

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可惜,我成长的潍水西岸是一个乏竹的地方,任凭我如何痴迷也未曾见到一株如画中的竹子。仅遇到过一些低矮丛生的瘦小竹子,如筷子般粗细,也不及人高,真怀疑那是不是竹。然而爱屋及乌,还是讨要了一棵回家栽下,希望它能够发芽成长,也可抚慰一下自己爱竹的心灵。可不知哪里做的不周到,它居然干枯了。这种在别人说来极易成活竹子到了我的手中竟也这般矫情,恰如我年少时树立的人身梦想一样——闪烁跳跃,捕捉不到欲罢不能。愈到中年愈感迷离

一次长途旅行,列车驶入湖南恰好上午,天气晴好,车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总是视觉的饕餮。因为是冬季,我从北方来,所以对车外飞驰而过的绿色特别注目,就在这一闪而过的绿色里我捕捉到了竹的影子,那种高大伟岸的竹子。我相信我是正确的,因为这一处被抛在后面了远处的那一片正飞速的拉近我们的距离,而我的目光早已有所准备的投向那里。与竹的不期而遇,让我心头涌起一股兴奋。始发觉,在这里,竹子已经是很普遍了,山坡上、路边、水田侧、村寨的四周总有成片成行的竹子。我只将目光牢牢锁定车窗外,生怕漏掉每一处有竹子的风景。

我此行的目的地是滇东北。到了那里只恍惚觉得步入了竹的天堂。这里群山环绕,峰峦叠翠。绿色是这里的主格调,竹是创造绿色的主角。我的旅行并没有特定的事务,主要是游玩,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去拜访这里的竹子。

几棵粗壮参天的竹子就立在居所前的土崖上,也许主人栽种它是为了护坡防止雨水冲刷吧。它们长得很繁茂,探出的竹枝交汇在一起像是刻意挽在一起的手,它们各自为生又相辅相融,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最顶端浓密的枝叶看上去沉甸甸的,使它们微微颔首,在直冲云霄的刹那它们又适时地收敛了些许凌人的盛气,似乎我的仰视注目让其含羞带涩了。不禁感慨:未出土时先有节,到凌云处仍虚心。

“逸气假毫墨,清风在竹林。”竹林并非阴翳的,疏疏密密的竹子连成片,阳光可以透进来,斑斑驳驳的洒落在竹的落叶上,柔和、绵软,清静,使人萌生慵懒的倦意。那是不忍心动步的,只怕窸窣的响动会打破竹林的宁静。林中的鸟儿或因人的闯入受到了惊吓吧,隐匿起来,静观了良久,忽而一声清丽的鸣叫,在偌大的竹林里回荡,惊落了竹叶上的几点清露!继而另一只鸟作了回应,它们开始对歌。竹林活跃起来,惹得风儿出来伴奏,一阵轻拂,竹叶开始喧哗,并不杂乱。这欢快的脆响就是纤指下弹拨出的琵琶的清音!山的包裹使这里隔去了世外的嘈杂纷乱,竹林的过滤让人意境高远。在这竹林的清风里合目遐想,但觉身躯飘飘然舒展升腾起来,白云就在眼前漫卷漫舒,清溪只在足下缓缓潺潺。这里是超然世外的佳境,在这里人的身心都可以得到极好的休憩和荡涤。真羡慕这里的居住者,是上苍对他们偏爱吧。

这里的竹子多种多样,除了这种高大的,也有许多清瘦俊逸的。更令人称奇的是一种黑杆绿叶的竹子,应该称作“紫竹”吧。当地人就叫他黑竹子,很直观。这种黑与绿的绝妙搭配定是造物主的神来之笔,稳重端庄又不失活泼可人。我于这片竹林到另一片竹林间穿行着,贪婪地享受着竹林的慷慨馈赠。

在一处山坡上,一位长者用斧头砍下一根根拇指粗细的竹子,我觉得有些不忍,走上前问:老人家,这么好看的竹子你怎么舍得砍掉啊?老人见我是外来者并不见怪,笑着用响亮的本土话说:只好看不能用那算什么。用来做枷萝(大概是背篓)。我不禁为我近乎白痴的提问感到羞愧。竹制工具到处可见,随时都可用到,竹椅、竹床、竹筷······有灵气的竹子做成竹笛、竹萧、二胡。粗卑些的竹子则做成实用工具,有的甚至不须加工直接做了扁豆架、黄瓜架、大棚的骨架。这被冠以君子之称的竹,绝非卓尔不群华而无用的避世者!

返程时我流露出要带走几棵竹子的想法,这在亲友们看来是很怪诞的,不无惊讶的问:在你那里能栽得活?而后随手一指:这满山遍野的竹子随你挖!他们的爽朗阔绰让我暖流涌动。我选了一种生性娇小的竹子,当然还有紫竹。辗转颠簸风尘仆仆,终究让它们安定在我家的黄土地上,接下来我开始异想天开的做起了我的竹林梦。然而这些远来的贵客并没有因为我的虔诚而有所感化。经过一番挣扎它们最终带着几片憔悴的叶子含恨枯死了。是我的欲望我的执拗让这些可爱的精灵客死他乡!想象着它们在本土时的从容洒脱,负罪的感觉让我隐隐心痛!我有些心灰意冷——竹既不屑顾于我,我又何必这般痴心。不知是心有不甘的放弃还是有所彻悟地割舍,我认为对于竹,当敬而远之了。兴许我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栽出像样的竹子。可郑板桥宰潍县时,不是把居所栽遍了竹子才有了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的自省吗。爱竹亦有爱竹之道哦。我曾多少次于混沌处踌躇徘徊,又有多少次在迷途中折返!对竹的放弃,不过是再增加一次类似的经历罢。

城市奋进的步伐使楼房如雨后春笋,我们这偏居一隅的小村也能听见施工的嘈杂了。与楼房同样生机勃勃的就是各处的绿化工程。好些花木被纷至沓来,其中不乏竹子的影踪。我很是兴奋。骑单车只需十来分钟就可到一处绿化工地去看载竹子的情形。一些原来与我一样靠土地为生的农人现在摇身变成绿化工人了。可以看得出,在他们身上改变不了的是多年来修炼成型地自由散漫。挖坑的懒洋洋地,扶苗的无精打采,埋土的更像是快睡着了样地。我的心揪着:如此栽下的竹子会成活吗?可我又不敢确定我的想法是正确的,也就没有勇气去纠正他们。我只是默默祷告希望哪些竹子能够成长起来。

又过一段时间我忍不住去看那些竹子,却满目凄凉——它们都可以生火了!我沮丧得很。折回途中我不经意转入另一条道上,恰经过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门前,见他栽了两棵竹子,我刻意走近了观瞧。两棵鸡蛋粗细的竹子被削去了顶端埋在土里,中间伸着几条小枝,上门挑了几片新生的竹叶,颤颤微微地却显得光鲜诱人。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!

此时主人招呼我:咋不到里面坐?我说:我只想看看你的竹子。哦,他似有大悟,早知道你稀罕竹子,给你弄几棵栽好了。我问还能弄到吗。能,他及爽快的回答,要不你就把这两棵拔出来。我忙说不可不可,君子不夺人所好。“君子?”他诡秘地反问,接着好一阵笑,笑声里掺杂着一些怪异。他接着说,不要紧,到时我给你弄几棵,前段时间我包了一块绿化地栽了些竹子,不知怎的几乎都死了,等联系到竹苗接着栽,到时我送你几棵。我想起先前栽过的竹子不无担心地说:怕是栽不成的,我以前栽过,都死了。他却不以为然说一定能栽活得。他示意我看眼前的竹子。他一脸的笑容总像晨起的初阳。我一时不知作何答谢,我问,那你得亏钱了吧?他苦笑说,没办法第一次干这活,亏就亏吧。

他的许诺我过段时间就要忘却了。翌年早春我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弄来了竹苗要我去挑选几棵,可我恰在外地,他还是将竹子送到了我父亲那里,并要求转告我好好栽很容易成活的。真想不到他是这般认真,我想他生意上的成就与他的个性是有关的。他送来的竹苗带了很大的护根土,许是他刻意为之。我满怀虔诚的把竹子栽下,随着天气的转暖那些竹子居然有了生命的迹象。继而开始抽枝散叶,果然长成了几棵竹子。又经两个春夏它们已经分生作一丛,相互簇拥着,俨然一片袖珍的竹林撒落在黄土坡上。那是一些竹杆微黄的竹子,很秀气的样子,近年来被广泛栽植在峡山脚下以及新区各处的人造景观。也许这种竹子适合这里的气候环境人们才选择了它,我却一直固执地认为是竹子的个性决定了它自己的生死。白居易谓竹有“四贤”:本固、性直、心空、节贞,富君子风范。古人云“士为知己者死”,我自忖:竹为知己者生。竹虽非孤傲不群自命清高,却也绝不情愿成为附庸风雅华而不实者的陪衬吧。先前我栽竹只是为满足“拥有”的欲望,而栽下朋友送的竹更像是栽培一种信任和担当,让其萌芽——壮大——乃至参天成林!

一直以来我自诩爱竹,可是在碌碌俗尘自己可曾做到以竹为标榜?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。虚荣面前的张扬自满,失意挫败时的萎靡气馁,利益教唆下的不甘示弱毫厘必争,为随主流而抛却立场的自欺欺人附炎趋势······常常慷慨激昂的愤世嫉俗,却时时阻止不了自己在世俗漩涡里沉沦堕落。更可悲的是总为自己找一个荒谬的借口:我既不是成长于竹林中,何必强迫自己去做一棵竹子!也就任其放纵,雨打浮萍,随波逐浪。大家也都知己知彼心照不宣,在一起抨击着,讪笑着,麻木着,我行我素着。大家皆不以为然,于竹却不然,它的灵魂必为此受了莫大的侮辱,故而宁愿死去也不愿成为“庸人”手中玩物!

而我究竟有了一丛竹——蕴涵着一些高尚的气息!在这深冬的夜里,寒风有些躁动,我的竹一定在土崖上摇摆萧瑟。我无须担心,它们已经过几个严冬的历练不会再舍我而去了。可我还是有些不忍!为陪他们度过如此一个寒夜,我开一盏灯,铺下一张陈旧的纸,用草草的字迹再次堆砌我越来越虚渺的梦。我知道这梦不可能升华为一片灿烂的云彩,甚至不会成为一弧一现即逝的虹!我仍旧不愿醒来。就让他羽化成一株纤细的瘦竹吧,在幽谷清溪边依石而生,与芳草为友,与暗苔为伴,寂寥迷茫时望一眼小潭面上时而静止时而荡漾的自己的身影。


本站更多资讯
【区县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区县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地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地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省市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本省市内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
【全国级会员】相关资讯(全国范围会员互通,按最新自动排序)